最新列表
 
联系方式
汕头雪韵陶瓷有限公司
手 机:18066139873
邮 箱:18066168976@189.cn
联系人:李先生
地 址:汕头经济开发区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我不好用徐衙内的事迹来反驳我爸妈
 

 
  是否该“刀刀见血”的困惑
  
  按说到我这岁数,离不惑之年也没多少年了,等闲应该不会遇到让我困惑的事,可我今天确实又困惑了。
  我不好用徐衙内的事迹来反驳我爸妈
  事情从上回郭亲戚找我写材料说起,郭亲戚许了我1500块钱,我其实还是蛮开心的,可我感觉这钱就像吊在我眼前的胡萝卜,看的到吃不到,郭亲戚每次都提这事,可就是干打雷不下雨,以至于我的激情逐渐湮灭。端午节前郭亲戚本想抓我做台账了,被我以节前销售旺季为借口推脱了,今天中午我就跟我爸妈说,节也过完了,下面是跑不掉了。
  
  我爸妈的思想,跟现在的主流思想就不太一样,都是那种乐于助人的性格,比如我表弟鸽辉毕业找工作,就是我爸主动多的事,鸽辉家丢的几千块钱办事的钱花完没够,我爸自己贴了2000块钱进去,也没跟鸽辉家提这事,按我爹的说法,一是毕竟这事是关系鸽辉一生的大事,二来鸽辉跟我妈妈毕竟有这层血缘关系在,为他花点钱也是应该的。所以说我们家帮人办事往往得不到啥好处,还往往倒贴,可能很多人不会相信,认为我给我爸妈脸上贴金,可事实真是这样,五零后的思想境界我们理解不了。我妈更是喜欢帮助人,当然这是好听的说法,我从医院费了老鼻子劲搬回家的纸盒,我妈厂里人说在宿舍睡觉没床板,她能一拿就是5个,还给人送到厂里去,我们家有多余不用的花盆,她认识的人要种花,她也能弄个三轮车给人送到家里去。正常情况下,能给你就不错了,你自己不来拿啊?我跟我爸老是开玩笑,我说你要是市委书记,很可能就要因为我妈进去,该多不该多的事都多。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中耳濡目染,我也一直因为乐于助人而被发好人卡,以至于到最后我自己都怒了,因为乐于助人又好说话的结果就是你时常得面对一些莫名其妙的二逼事,吃龙虾没人想着我,信用卡套现准保第一个就想起我。
  
  中午我在家其实也就是抱怨了一下,我妈先开口了,说你在家反正也没事,能帮人家弄就弄一下呗,人家就算不给钱,你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还有个交情账呢。我爸接茬,哦,照你意思,刀刀要见血,帮人家个忙立刻就要看到钱,做人哪这么刻薄的,人家肯定是等事情做结束给钱,就算不给钱,你好说什么,平时又要跟人家拿鸭蛋……
  
  我只有沉默着,我就是感觉价值观混乱了,在脑子里面打架,一边是从小受了30年的教育,能帮助人就帮助人,不求回报,一边是最近跟徐衙内学到悟到的道理,冷眼旁观不多事,求到你也要显得很有难度,即使是一个电话能解决的事。我前三十年受到的教育很温馨,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但是实际上往往都是后面半句,我已经吃了太多太多的这类的苦,你这儿傻呵呵的帮人做了事,人家拿你当二逼,好像你天生就是做二逼事的命,我最近年吧年从徐衙内身上学到悟到的,有点冷漠,开始我不习惯,但事实证明,确实会少很多麻烦,清净许多。就算帮助人,也要有好处才行,所谓的刀刀见血!
  
  我现在真的很困惑,坚持前三十年的做法,我今后还将面对很多二逼事,学徐衙内刀刀见血,我的新价值观首先就要跟我爸妈的发生碰撞,到底该怎么办?
  

上一篇:我这篇日志肯定有血透室的护士会看见